只是这次的损失太过惨重,如果没了这些钱财,他还真不一定能争过韩成。

就在这时候赵浪的声音传来,

“韩王信不必着急,你可要记得项将军说过,你的损失他会全部给你的。”

“项将军一言九鼎,肯定不会食言的。”

韩王信顿时看向项梁。

项梁的嘴角抽动了一下,他从赵浪商队那里得来的钱财,也就是能抵消韩王信损失的一半而已。

现在这么一来,他又要自己再贴钱进去了。

只是所有人都看着,项梁顿时黑着脸说道,

“赵王说的是,韩王信不必担心。”

“本将军自会补偿给你!”

说完,便一夹马腹,带着人离开了这里。

今天可以说是自取其辱了!

而韩王信则是神色复杂的看了赵浪一眼。

盗取他钱财的是赵浪,可要不是赵浪,项梁恐怕也不会这么干脆的补偿钱财给他。

一时间,他心里居然升起了一丝对赵浪的感激之情。

对面的赵浪这时候摆摆手,笑着说道,

“韩王信不必谢我。”

韩王信脸色一边,然后跟上了项梁。

等几人走了之后,赵浪这才回到了庄子里。

从现在开始,这些钱就算是没有任何后患了,

“阿浪!你真厉害!”

才进门,姬无双就凑了过来,还把他的手臂抱在前面。

感受到对方的凶猛,赵浪微微有些受不了。

只是赵浪有些奇怪,姬无双也不是这种粘人的小女人啊,平常把他吃干抹净了,跑得比谁都快。

妥妥的渣女。

当然,当赵浪看到一旁的嫚和商妍儿的时候,就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
看来这种宣誓主权的动作,是每个女生天生的。

赵浪也不在意,他对嫚和商妍儿本来就没有什么想法。

家里可还有几个。

“韩王,这些钱财一半是你的,另一半还要劳烦你安抚当地的农人。”

赵浪很快对韩成说道。

对于赵浪的话,韩成自然是言听计从,没有赵浪,他现在恐怕早就被赶出去了,

“赵王请放心,只要在本王的治下,所有的农人绝对会获得照顾!”

说完,韩成迟疑了一下,说道,

“就是韩王信那边,本王恐怕管不到。”

赵浪当然看出了对方想要给韩王信使绊子,却又不敢做的太明显的心思。

果然,这些六国之王,也都不是省油的灯。

哪怕是自己的派系,也不忘勾心斗角一番。

这些人,怎么可能斗得过始皇帝?

赵浪淡然说道,

“韩王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是。”

韩成顿时连连点头。

安排好了这边,赵浪这才对姬无双和陈胜说道,

“云梦泽的情况如何?”

他没有避开其他人。

现在这里的人,大多也都知道他的双重身份了。

现在天下动荡,展现一些实力,也好让自己人安心。

不然装猪装久了,很容易真的被人当成猪。

“首领,如今云梦泽聚众已经过数万,情况不太好。”

陈胜很快回报到,这些内务的事情,都是陈胜和吴广在处理。

姬无双的主要职责就是劫富济贫,提供经济支持。

“首领,之前我们虽然训练了一些农人,还有彭越的帮助。”

“但我们现在也不过有三千农人兵,而且食物装备都不齐全。”

“战力恐怕连庄子上少年的十分之一都没有,真正的精锐不过数百。”

陈胜是在赵浪的庄子上待过的,自己也参加过训练。

当然知道云梦泽里农人的情况。

他之所以这么说,就是为了告诉赵浪。

想要在云梦泽起事,肯定是行不通的。

陈胜也不再多说,他知道赵浪的性子,不会让农人去白白送死。

赵浪听完陈胜的话,却只是淡然的点点头。

看到这一幅情形,一旁的韩成带着几分小心翼翼,说道,

“赵王可是烦心兵源?本王倒是有个计策。”

赵浪听得眉头一挑,他的确是有些烦忧,按照他的标准。

哪怕是自己庄子上类似于职业军士的少年们,现在的效果也只能说是,勉强达到了标准。

可他手里就那三千精锐。

的确是缺兵。

只是没想到,一向不起眼的韩成,居然有了应对的办法。

赵浪顿时很快说道,

“韩王请讲。”

其他人也看了过来。

第一次被这么多人重视,韩成不由的咽了口口水,说道,

“赵王,您是农家之首,麾下农人无数。”

“既然有了三千可用之兵,完全可以以这三千兵为骨干,每人领兵三百,这便是三十万大军啊!”

“只要这三千军士不死,您的三十万大军就可以生生不息!逐渐扩大!”

韩成越说越兴奋,完全没有注意到赵浪的脸色越来越黑,陈胜更是目露凶光,

“赵王,到时候,天下便尽在您的手中!”

等他亢奋的说完之后,才发现了情况有些不对。

脸上的笑容也僵硬住了,

“赵王,可是本王说的有何不妥啊?”

赵浪冷冷的说道,

“以天下农人的血肉作为兵锋,这就是韩王的办法?”

韩成愣了一下,连忙解释道,

“赵王,您的这些军士当然不是,可天下的农人百姓无数,为了大业,死伤一些也是无妨。”

“而且,就算您不用,其他各王也大多会用这个办法啊!”

听到这话,赵浪也不再和对方争辩,他没想过自己能改变这些人的观念。

只是淡然的说道,

“本王既然为天下农人之首,天下的农人便是本王的人。”

“其他人如果敢如此利用农人,本王自然找他算账!”

赵浪的历史一般,不过现在总算是知道,为什么汉朝初期,整个华夏的人口,居然从两千多万,到只剩下数百万。

一想到之后的大战,死的基本上全是自己的农人,而农人是一切发展的基石!

赵浪的心中就有一股极为暴虐的情绪。

对这些六国遗族,第一次产生了真切的杀意!连带着一旁的韩成都不由的打了个冷颤。

他赵王的身份是假的,可这农家之首的身份,却是真真的!

突然间,赵浪觉得按照始皇帝的计划也不错,等弄死了这些六国余孽。

自己去草原躲到秦始皇驾崩。

再来接收大秦的天下,也是一个极为不错的选择。

而且如今,是时候先让天下人看看农人的力量了。

(安安)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