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赵浪答应下来,项梁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

“如此,本将军就静候赵王佳音了。”

“如今事情已经了结,本将军就不送了。”

项梁直接下了逐客令。

赵浪却摆手说道,

“项将军先别如此着急。”

“还有一事,本王却是要问清楚。”

“此次县城征辟民夫,是韩王的手笔吧?“

面对质问,韩王信并没有退缩,回到,

“的确如此。”

“怎么?赵王还想为农人出头?”

“哼,一群贱民而已!能为本王的大业粉身碎骨,是他们的荣幸!”

如果在上辈子,韩王信敢这么嚣张的说出这话,赵浪敢保证韩王信肯定是被打死无算的。

只是现在,韩王信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这话,却没有多少人认为不妥。

即使是他身后的农人子弟们,也没有太多的愤怒。

自夏商周以来,这世道便是如此。

人有高低贵贱之分。

赵浪之所以想提出那个口号,也是有一些私心的。

自己是什么身份?

虽然有赵王的头衔,但到底是怎么回事,赵浪自己心里跟明镜似的,清清楚楚。

他就是一个商人的儿子。

别看赵氏宗族现在也在支持他。

一旦自己和始皇帝的合作关系被爆开之日。

那自己就是被赵氏宗族抛弃之时。

只有喊出了这个口号,让这理念深入人心。

等始皇帝死后,自己才有反攻的可能!

不然,一个商人之子,哪怕是打下了江山,那也坐不安稳。

现在的大秦,就是如此。

赵浪这时候淡然说道,

“本王想让你撤回此令。”

韩王信一直被压着,现在好不容易占到上风,顿时带着几分狰狞说道,

“赵王是在说笑话吗?这令是大秦县令下的,与本王有何干系?”

赵浪顿时默然。

的确,现在还没有起事,对方这话倒也不能说错了。

“那便补偿吧,”

赵浪淡淡的说道。

韩王信眉头一皱,就听到赵浪继续说道,

“上次韩王信占据了韩王成的所有遗族钱财,现在既然已经是平起平坐,那么,这些钱财自然也是平分。”

“应该没有异议吧?”

项梁微微皱起了眉头,韩王信脸色大变,说道,

“这些钱财都是韩之遗族给本王的!”

“你们休想”

只是没等韩王信将话说完,项梁就冷着脸说道,

“也罢,就依照赵王所言,府库的钱财平分,田地屋宅也是一样,人手就不好算了,自行招募吧。”

赵浪看了眼一旁的韩成,见对方点头,便说道,

“好,择日不如撞日,今天大家都在,我的人手也够,刚好将这些钱财运到韩王成外面的庄子上去。”

赵浪还记得,之前赵歇还送了一座庄子给韩成。

一想到赵歇,赵浪也不由要感叹一句,

好人啊。

“项将军!不可啊!这些都是本王的根基!”

只是韩王信这次没有再沉默,这些钱财是他起事的根本!

招募人手,购买物资,哪一样不要钱?

见韩王信当众反驳自己,项梁带着几分不满说到,

“本将军和赵王已经商定了,就这么办吧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