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道姬无双和嬴阴嫚之间意味深长。

赵浪这时候已经带着人到了县城城墙周围,可以很清楚的看到,许多民夫多满是悲苦之色的加固城防。

这个时节,他们应该在地里劳作而不是在这里服劳役。

陈胜看着停留在这里的赵浪,不由疑惑的道,

“首领,我们这是去哪里?”

赵浪看着城墙上的农人们,答非所问的说道,

“陈胜,这些民夫里面有没有我们的人?”

陈胜极为肯定的说道,

“当然有,我们这次的人手,就是从民夫里面抽调的。”

赵浪点点头,又问道,

“你觉得现在服劳役合不合适?”

陈胜被赵浪这跳跃式的提问给弄得有些摸不清头脑,回道,

“首领,这当然不合适,农人的怨气很大,却不敢反抗。”

赵浪顿时笑道,

“你现在去组织一批人手,准备晚上搬运东西。”

“还有清理一段城墙出来,两边都放上绳子。”

赵浪很快吩咐道。

陈胜也慢慢的明白了赵浪的意思,脸色古怪的说道,

“首领,您要去偷咳嗯,为农人找回损失?”

“可您不是已经找韩王信拿了钱财么?”

赵浪淡然的回道,

“那些只是韩王成应得的,我现在去拿的,才是给农人的补偿。”

他刚刚看清了对方宝库的布置,如果不去搬运一下,都觉得对不起对方。

听到这话,陈胜自然没有任何疑虑了,在云梦泽里面看多了苦难,他早就看这些贵族不顺眼了。

“首领,我这就去安排。”

很快,陈胜就离开了这里。

赵浪也再次回到了县城内。

很快,夜幕降临,笼罩了这一片大地。

遵循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规律,夜空显得极为静谧和祥和。

只是夜色中不时有人影闪过,给夜色添加了少许活泼。

仔细看,就会发现原来是一个个勤劳的身影。

韩王信的府邸内,一道黑影极为敏捷的把价值最高的财物,蚂蚁搬家一样的运出去。

外面的人接力,然后一路到了一段还在修葺加固的城墙。

城墙的两边都有绳子。

一边上,一边下,合作无间。

勤劳的人,永远是值得尊敬的。

当然勤劳自然会有收获,看领头的那人脸上的笑容,就知道今晚的收获极为不错。

很快,这群人就消失在夜色中。

只是,所有的事情,都遵循着天地大道,有得便有失。

到了清晨,一声凄厉的惨叫从韩王信的府邸响起,

“项将军!本王的宝库都快被搬空了这可怎么办啊!”

韩王信这时候惨叫着到了项梁的身前,他不急不行,今天早上护卫就来禀告。

除了一些笨重的财物,其他的都不翼而飞了!

唯一的线索,就是房顶上有一个口子。

项梁看着几乎又少了一大半的宝库,再看看屋顶的痕迹。

顿时感觉到了熟悉的味道,就差没留个赵字了,冷眼道,

“赵浪!”

韩王信愣了一下,也反应了过来,咬牙切齿的说道,

“赵王也太过份了!”

他现在总算明白,赵浪的补偿是什么意思了。

项梁很快说道,

“带上人,我们去找赵王!”

韩王迟疑了一下,皱眉道,

“项将军,我等并无证据啊。”

项梁极为霸道的说道,

“本将军要什么证据?!”

很快,一行队伍就朝着城外疾驰而去。

来到了庄子前,就看到赵浪正在演练,一杆普通的长枪在他手中极为凶猛。

看到项梁等人,赵浪手中的长枪一震,就朝着几人飞了过去,然后精准的落在几人面前,止住了对方前进。

双方便以枪为界限,相对而站。

项梁勒马停下,直入主题的寒声道,

“赵王,你为何行盗取韩王信宝库!?”

听到这话,赵浪皱起眉头,回道,

“项将军这是何意?我等虽然平分了韩王信的宝库,哪里的盗取一说?”

项梁微微摇头,回道,

“赵王不必遮掩,昨夜韩王信宝库失窃。”

“如今此地能有人手和能力做到的,就只有赵王你!”

“如果你今日不说清楚,休怪本将军撕破脸面!”

赵浪听到这话,丝毫不虚,说道,

“项将军说本王盗取韩王信的宝库,敢问可有凭证?”

项梁皱起眉头,他隐约感觉这话有些熟悉,但还是回到,

“没有。”

赵浪顿时笑了一声,回道,

“总不能仅凭猜测,就咬定是本王吧。”

“这便是了,没有凭证的话,项将军还是少说的好。”

“项将军年纪已经大了,乱说话,没由来的降低了自己的威信。”

“这些话,可都是项将军告诉本王的金玉良言。”

项梁这时候已经反应了过来,他知道,昨天赵浪故意示弱,就是为了今天!

脸色顿时变得铁青,

“赵王你有没有盗取财物,我等一搜便知。”

赵浪这时候脸上露出一个笑容,道,

“那不知道项将军何时让本王去搜一搜商队的财物?”

听到这话,项梁就知道了,赵浪这就是摆明了的报复!

除非自己现在就想和对方开战,不然,就只能作罢。

看着早已经防卫森严的庄子,项梁微微眯了下眼睛,说道,

“赵王说的是,是本将军打扰了。”

随后就极为干脆的调转马头,准备带着人离开,但他身边的人却都知道。

自己的将军,已经起了杀心!

韩王信却是一脸懵哔,他跟着项梁急匆匆的来,现在又莫名其妙的走。

他的钱财可还没有着落。

“项将军,我等就这么走了?”

项梁漠然道,

“没有证据,还是说你想去闯赵王的庄子?”

韩王信愣了一下,他当然不敢闯对方的庄子,赵浪的勇武,他也早已经听说过了。

现在可能也就传闻中极为神勇的项羽能压制住赵浪。

“可是,项将军你之前不是说,你办事从来不讲证据么?”

哪怕是项梁,被这么当众打脸,也不由的老脸一红。

韩王信当然不是不通世事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