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听澜现在是大律师了,都负责哪一类案件?”

“我还只是助理律师,负责打杂。”

她寡淡地回答。实际上,她毕业之后,一直在企业当法务,今年刚转入律所,确实是小助理一枚。按林之侽的话说,她总是反其道而行,别人是律所当几年律师后转入企业,而她恰好相反。

“听澜谦虚了。”

她是话题终结者,班长几次想跟她多聊几句,最后都讪讪收尾,加上别的同学对她亦是不感兴趣,话题很快就转移到了当年高中时期的风云人物身上,卓禹安与温简,理科班的男神女神。

陆阔炫耀一般笑:“当年温简还追过卓禹安呢,对吧。”

“陆阔!”一直没说话的卓禹安终于开口警告,制止他再往下说。

舒听澜多年没听到温简这个名字,心里沉了沉,有些茫然地看了一眼旁边的程晨,程晨则握了握她的手安抚,她的心情就此坠入谷底。

聚完餐,才知道程晨是今晚的飞机回栖宁市,班长作为她曾经的追求者,义不容辞送她去机场。临出发前,朝不远处花坛旁正在抽烟的卓禹安喊了一声:

“你送听澜回家”

“走吧!”

卓禹安的眼神并未在舒听澜的身上多留一秒,说完径直朝前边的车走去。

“不用了,前边就是地铁站。”

听到她的拒绝,卓禹安才停下脚步回头看她,伸手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她,没什么表情

“你自己跟老陆说。”

他摆明了态度,送她只是听从班长的嘱托。可在她看来,那只是班长随口一句礼貌的嘱咐而已,不用当真,哪用得着特意打电话拒绝?

但眼前的卓禹安显然是当真了。

“那麻烦你了。”她也不矫情了,送就送吧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