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刻宁杉还不知道他将面对的是什么情况,出府后他的心情明显轻快了不少。

摇着扇子大摇大摆地走在路上,时不时瞥一眼路边的小摊,眼中闪过一丝好奇却又迅速收敛。

瞧着像极了不谙世事的少爷,对什么都感兴趣但碍于身份什么都不拿,实则原因很简单:

没钱。

和他相比,跟在身后紧张防备得四处张望的清风就有些上不了台面。

轻车熟路地找到济慈堂,宁杉轻轻在门上扣了两下,很快便有一位穿着补丁旧衣的妇人前来开门。

一看到宁杉这身富贵的打扮,她便像烫到了似的猛地低下了头,低声问道:

“这位贵人,您是不是走错了?”

“婶儿是才来的吧?我找你们管事的,你就说宁杉来了。”宁杉露出纯善的笑容,因为大病初愈,他的唇色极淡,更给人一种无辜可亲的错觉。

身后的清风便不自觉地吞了口口水。

妇人微愣,忙让开身子:

“您、您稍等……”说完便急匆匆地跑开,连门都忘了关。

宁杉注意到有小家伙隔着门向他投来好奇的目光,便也对着他们笑了笑。这群孩子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,但是总有些人试图利用他们,比如说前世将他引出将军府的那人。

他的心大概是黑色的。

不一会儿,当初收到信鸽的中年男人急匆匆地跑了过来,他长着一张平平无奇的脸,微胖的身材很容易让人想到和善的富家翁,但一转头就会忘记他的样貌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