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杉认没认出他,没有人可以给出确切的答案。唯一的当事人正在看似徐缓实则快速地赶回济慈堂。

从小门进去,宁杉飞快地卸掉自己的伪装,用清水洗了把脸再换好衣服出来,又是风华绝代一美人。

只有他自己知道,这美人身上一层薄汗,不赶紧沐浴就该臭了。

简单地又交代了些事,宁杉把碎银留给屠正信,便出门去找清风。

清风此时正被一群小孩子缠得焦头烂额。他本以为以自己照顾弟妹的本事,对付这些孩子不说驾轻就熟也不会有多大问题,但是这群天魔星压根不听他的话。

还在襁褓中的婴儿嗷嗷直哭,五六岁的孩子满院子疯跑,再大一点儿的已经在学着做事,也帮不上忙。

清风快要崩溃了,他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期待宁杉的出现。

当他听到宁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的时候,眼泪差点儿没飞出来。

“清风,跟我回去。”

忙不迭地跟着宁杉他头也不回,身后仿佛有恶狼在追。

回到秋园,宁杉立刻吩咐清风去帮自己打水沐浴,而听到他回来的贺贾赶紧带着两个梳洗的婢女前来。

“恭喜宁公子,贺喜宁公子!”一上来,贺贾就给宁杉作揖。

宁杉的衣裳才解开一半,听到这话顿住:

“何喜之有?”

贺贾满面笑容,态度比之前更加谦恭:

“将军吩咐您今夜伴眠,这是整座将军府独一份儿的恩宠,您说这难道还不算喜事?”

伴眠?宁杉葱白的手指在盘扣上打转,目光发沉: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