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抱歉,的确是我忘了这件事,那你想休息了吗?”他的语气平淡,就好像在叙述一件最简单不过的事情。

宁杉的脾气在他的衬托下都成了无理取闹。

就好像是宁杉主动来献身,而不是贺鸿晖吩咐的。

气到不知道说什么好,宁杉冷笑一声,他干脆就着被子一滚,把整个人裹成了一个长条:

“呵,外头更深露重,可不是我这种大病初愈的人能经得起的,自然是要在这儿歇下了。”

只是看宁杉的架势,他是准备一个人霸占整床被子,不给贺鸿晖留一个角。

贺鸿晖自觉理亏,没有与宁杉争辩,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之后就准备离开,急得宁杉猛地坐起身来,却因为裹得太严实宛若豆虫在床上蹦了好几下。

“你敢再往外走一步试试?!”宁杉喊道。

贺鸿晖止住脚步回头望,表情一成不变,目光中却流露出些微迷惑。

不让他睡,也不让他走,这男宠是要蹬鼻子上脸了?

宁杉深吸一口气,因为情绪的起伏导致气息不稳,但是说出的话却结结实实戳在了男人的肺管子上:

“就算将军不怕别人说您美人在侧还要去旁屋睡,大概是不行?”

“我也不希望他们说我魅力太低,都被吩咐伴眠了却连人都留不住。”

其实宁杉并不想说得这么冲,但是他看出来了,对贺鸿晖就不能温言软语,他压根不吃这一套。

反倒是冷言冷语,他还能听进去些。

果然,贺鸿晖回到了房中,他在桌旁坐下,沉静的目光里映着幽幽的烛光:

“那你睡,我在这里守着。”

好一根不解风情的木头,宁杉的想法在这一刻与皇甫靖达到了一致。

他从被褥里挣脱出来,雪肤红唇白纱黑发,仿佛黑夜中走出来的桃妖,足尖一点便氤氲出一室香气。

踩在冰凉的地上,宁杉赤足走到贺鸿晖面前,俯下身子同他对视:

“将军是觉得和我同床共枕让您难以忍受吗?”

贺鸿晖没有回答,他只是在宁杉水润的桃花眼里寻找答案。

“错了。”他突然开口道。

嗯?宁杉愣了一下,紧接着便是一阵天旋地转,等他再回神时,已经被贺鸿晖揽住腰躺在他的怀里。

宁杉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和贺鸿晖之前的武力差距,他凑近的确存了刻意撩拨的念头,但是这个家伙这一手直接把气氛破坏得一干二净。

看他错愕的鲜活表情,贺鸿晖心头微荡。他低下头,靠近宁杉的脖颈轻嗅,温热的气息直接打在了上面,激起无数细小的绒毛,

“你身上不该是香茅的味道。”他喃喃。

稍稍回神,宁杉下意识反问:

“那什么才是正确的?”

“桃花。”两个字斩钉截铁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