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么了,笑什么,真以为我不敢动你吗?!”赵东叶的声音陡然大起来,随后他抽离刀尖,背过手神经质地转圈,“好,小看我,你个omega也敢小看我。”

慕白才知自己表情失了控,立刻恢复原来的神态。

钱也没了,人也没了,赵东叶现在的状态是家破人亡。

他是想从他这里找回点儿自尊。距离顾承旭来救他还有十分钟,他得赶紧说点什么。

“赵东叶,你如果是想拿我威胁顾承旭,那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,”慕白一字一句咬得很狠,“他不会爱我,也不会因为我放弃什么。”

赵东叶从鼻子里哼笑出一声,“顾承旭多宝贝你,你随便说几句话,我就信了?”

慕白:“随便你怎么说,我现在只算寄宿在顾承旭家里的贱命一条,你试试就知道了。”

赵东叶哗啦一下扔了刀,眼神冷了下来。

“你说你是贱命一条,我算什么?你是贱命,慕淮为你一句话把我打压进泥里,顾承旭为你一根手指头把我碾成灰!”

慕白:糟了。

随后,赵东叶又奇迹般地平复下来,开始讲故事:“听说我对你有那么一点儿心思,顾承旭眼神里像是要把我挫成灰。别提我做的桩桩件件,叫你过得那么惨。可我有钱,我想尝尝落魄了的慕氏独子的味道,有错吗?偏偏运气差,你是慕淮上辈子的小情人儿,也是这辈子顾承旭的人。”

慕白听着使劲摇头。什么上辈子的小情人,赵东叶还挺迷信。

“那天带你过来,只是想叫你开心开心吧?只是我却要连夜赶过来,我不配吗?”

慕白没说话。

“博美人一笑嘛。我懂了。”赵东叶拾起刀,眼里尽是尚未消尽的恨意,“慕白,我绑了你,就是对你有兴趣。我之前说过很想试试你,现在不就是时候吗?我要在他的标记上,覆盖住我、的、标、记。”

慕白倏地睁大双眼,就见赵东叶要上前来扒拉他的衣衫。

随着用力,开衫毛衣崩落了几颗扣子,他是动真格的……

肚子里忽然踹了他一脚,好像里面闭着眼的小东西也意识到了什么。

“不要……”他不住地摇头,“别疯了!”

这种话语好像眼前恶人的助兴剂。刀子划破衣服,他越挣扎,赵东叶就越开心。他可能已经疯了。

破空的一声响突然传来,以极快的速度在赵东叶的后胸发出闷响。

慕白还没反应过来,眼前这人就瞪着眼睛哐当一声倒了地。

警察鱼贯而入,然后密密麻麻围了他们一圈,一人上前,确认赵东叶倒地,几人围上去,又有人来解他的绳索。

他一瞬间就脱力了,听不清警察的问话,大脑一片空白。

身体有没有问题?需不需要救护车?可以站起来吗?

似有所觉地抬起头,在警察之中准确地搜寻道了逆着光的一个人。

大步跨上前,利落地脱下身上的黑色风衣,稳稳地盖在他的身上。

方才还没一点儿动静,好像已经被吓傻的omega因为alpha的到来好像从惊吓中苏醒过来了一样。

泪水突然就激出来了,直往下巴尖聚,一滴一滴地淌,慕白忍不住喊了:“老公,我肚子疼!”

警察们纷纷醒悟,为顾承旭让开了一条道儿。

顾承旭的眼中闪过一丝狠戾,转眼又恢复了慕白熟悉的样子,掏出手帕,慢慢揩净了他的眼泪。

本来还不觉得委屈,只是生气,气这人凭什么就给自己绑了,还差点对他做出禽兽之事。

等见了顾承旭,那才叫委屈呢。

“我们去医院。”是肯定句。顾承旭的眼睛盯着他,叫他十分有安全感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